法国部分学校不再搞特殊化单独提供清真餐,是法国人就应该吃猪肉,要么吃配菜

阿伊莎·塔巴希(Aïcha Tabbakhe)是一名护士,法国人,住在巴黎外的小城。最近她在填写孩子的校餐选择表时遇到了问题,她往常都要勾选的“穆斯林学生不吃猪肉”选项不见了。“我觉得很奇怪,所以打电话去市政厅询问。市政厅的人很直接地跟我说:‘从现在开始就是没有那个选项了。’”她说,“要么吃猪肉,要么就别吃了。”

争论头巾(法国严禁在公共场所佩戴明显的宗教标志,包括伊斯兰的头巾)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法国关于民族认同以及伊斯兰教地位的争论主战场已经变成了“猪肉”。法国右翼政治家们不断强调,是法国人就应该把培根和香肠当作校餐。此举已经引起了许多反对者的法律上诉以及政治抗议,他们担心该争议性十足的变更校餐菜单行为无异于在告诉那些穆斯林或者犹太孩子们: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法国人,就必须要吃烤猪肉。政治家们关于猪肉在校餐菜单上是否该占据一席之位的这些唇枪舌战,实际上是在争论法国的政教分离(指宗教权力和国家、政府统治权力的分割)原则以及探讨在《查理周刊》恐怖袭击发生之后这一原则是不是被过分夸大扭曲了。

塔巴希生活的小城希利马札兰位于L’Essonne地区,北接奥利机场,南接巴黎,共有2万人口。最近在新市长的命令下,为了实现政教分离,将把“不吃猪肉”选项从校餐菜单上去掉。在过去的30年里,希利马札兰一直给穆斯林和犹太学生提供“不吃猪肉”选项,但从11月起,这一选项将不复存在。到时校餐菜单上将会是芥末烤猪肉配焗烤西葫芦或斯特拉斯堡香肠配有机扁豆亦或是烤火腿面包,而那些因为家里信教而不能吃猪肉的学生只能吃些配菜了。新市长约翰-保罗·贝纳通(Jean-Paul Beneytou)来自尼古拉斯·萨科齐(Nicolas Sarkozy)领导的右翼共和党,他称此举只是为了保持政府公共部门在宗教上的“中立”。但许多家长、老师以及左翼政治家们认为这是对伊斯兰教赤裸裸的歧视,在校餐上玩政治把戏对学生来说真是太残忍了。

“这会对孩子们产生很深的影响。”塔巴希说,“我女儿才4岁,她根本不懂为什么她不能吃猪肉,这不是她这个年龄层要了解的事,我们也不会谈论到这件事。而现在我该怎么对她说呢?我们试着直接告诉她在家里我们不吃猪肉,但是她觉得猪肉是一种甜点。她说:‘对啊,我吃猪肉,猪肉很好吃。’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的话其实这还蛮好笑的。她注意到现在不对劲的氛围而且觉得很困扰,她在学校大哭,不愿意去食堂吃饭。我儿子才9岁,他现在却在和家长协会一起挨家挨户敲门请愿对抗这一切,他们得到了许多非穆斯林家庭的签名,就连他们也觉得这非常令人气愤。我儿子跟我说:‘别担心妈妈,我不会吃猪肉的。’他本不应该为这些事情操心,学校是生活和学习的地方,不是用来搞这些的。可是现在他开始问我:‘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

塔巴希每天去上班前会把头巾摘掉,因为法国法律规定,在公共部门——包括医院上班的员工,必须要看上去(在服装上)中立,不得穿戴任何透露出宗教象征的装扮。“这是法律,我必须遵守。但那(指上文中的事件)可不是法律。”塔巴希说。

过去的8个月里,在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的全力支持下,很多右翼市长都做出了在校餐菜单上去掉“不吃猪肉”选项的决定。这激起了群众的怒火,他们不断请愿、上诉。法国的学校食堂是直接由当地市政厅管辖的,所以市政厅可以作出任何关于食堂的决定。和英国不同,法国公立学校不提供清真食物或洁肉(符合犹太教规屠杀的动物的肉)。那些在学校吃饭的穆斯林或者犹太学生吃的肉和其他学生一样,不过很多学校(在市政厅的规定下)在提供猪肉的同时,也提供很多猪肉的替代品,比如在香肠里放的是火鸡肉,也有一些食堂将猪肉换成蔬菜。而且在法国从来没有爆发过任何大型运动去要求学校食堂提供清真食物或洁肉,那些只吃清真食物或洁肉的学生要么回家吃饭,要么就只能去私人教会学校。不过现在,关于这一切的论战已经席卷了法国。


当食堂当天提供的只有猪肉时,那些不吃猪肉的学生就没有主菜吃了。
Photograph: Jacques LOIC/Photononstop/Corbis
这场猪肉之争的核心是为了弄明白法国的政教分离原则是否已经被一些政治上的利益所扭曲利用了。法国的共和政体建立在政治和宗教完全分离的基础上,这种完全分离意在令所有私人信仰皆处于平等地位。所以理论上,法国政府在宗教方面是持中立态度的,并允许在不妨碍到公共秩序的前提下,每一个公民都有遵守、执行自身宗教信仰教规的自由。但自从1月份部分伊斯兰教极端分子在《查理周刊》大楼以及巴黎一个洁食超市进行了恐怖扫射活动,导致17人身亡之后,各政党不断强调并主张“政教分离”,好像这是所有社会问题的万能解药似的。就在袭击发生之后,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就称实现政教分离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从这之后,“政教分离”这个词就成了政客和政府的口头禅,一些语言学专家最近甚至将其票选为“年度词汇”。

再一次,政教分离已经成为了法国右派政党打压左派政党的口号,甚至像国家阵线党这种过去曾经反对一切在他们眼中的“非法国”事物,尤其主张将伊斯兰教排出公共领域的极右政党都参与到了这场民族认同大混战中。政教分离原则本是为了保护社会多元化,社会学家弗朗索瓦·度贝(François Dubet)已经给出了警告:“现在政教分离已经成为将法国变成一个白人基督徒社会的手段,到时所有人都有着相同的价值观以及传统习俗,已经成为了我们排斥穆斯林的的手段。”

政教分离观检所所长珍-路易斯·比安科(Jean-Louis Bianco)也提醒我们将“不吃猪肉”从校餐选项中剔除是政治家们用“政教分离”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的“典型”例子。“为什么没事找事呢?”他问道。

“法国政教分离原则从来不是去要求所有的人吃得一样,穿得一样,喝得一样。”来自巴黎高等研究实践学院的宗教与国际关系历史学家瓦伦汀·珠伯(Valentine Zuber)说道,“这是对政教分离原则的扭曲。”她还提到了政教分离原则已经成为了法国文化融合的阻碍。“政教分离原则现在已经完全不是其最开始所意味的那样了。”

在希利马札兰你很少感受到社会压力,这里的市政厅修得很漂亮,街道也很安静,保障性住房的比例少于百分之二十。这里的很大一部分人口是随二战结束法国结束自己在北非的殖民时跟随过来的。由于城市的独特地理位置——通往巴黎的高速公路从中央横跨该城,许多人在建设热潮中找了工作,这里的居民们也大多过得平稳快乐。但去年,当地前社会党派(左派)市长在竞选中被共和党候选人击败,当地体育馆外的宣传柱上也被刷上国民阵线党的宣传海报,上面写着“这是我们的国家”。该“提醒”来自反移民政党国民阵线党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她也因强硬的政治语调收获了不少选票。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校长告诉我们:“政教分离与猪肉无关,它是为了尊重他人的宗教信仰,而不是大肆宣扬“禁止宗教信仰”。将“不吃猪肉”从校餐菜单中划去对我和我们学校的老师们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学校是教育学生尊重他们,求同存异的地方。而这些行为无异是在打我们的脸。”

保育员阿米娜·本·布泽翁(Amina Ben Bouzian)说:“我8岁的儿子跟我说,‘妈妈,校长让我们吃猪肉。’”而市长贝纳通则坚称此举不会对孩子们造成任何负面影响。“我们一个月提供三次猪肉餐食,我觉得这对一个孩子的健康没有任何影响。”他还称之所以下这个决定是为了让孩子们适应“团体生活”,他认为“团体生活”里每个人吃得一样是至关重要的,不应该因吃不同的肉而被区分开来。


在沙隆举行的一场关于终止提供“不吃猪肉”选项的市议会现场。
Photograph: Jean-Philippe Ksiazek/AFP/Getty Images
今年早些时候,在沙隆地区勃艮第市,同样是萨科齐阵营的当地市长吉尔斯·帕莱特(Gilles Platret)也作出了取消“不吃猪肉”选项的决定,随后被穆斯林司法保护联盟告上了法庭。该联盟的律师卡里姆·阿舒伊(Karim Achoui)说道:“当你把猪肉片硬塞给一个从小就被告知猪肉是禁止食用的孩子时,这会对他精神上造成很大伤害。”该联盟的第一次上诉以败诉告终,不过他们已经提起了第二次上诉,二诉将在当地时间10月19号开庭。

“我不是反对宗教信仰,宗教信仰是私人性质的,但是公共服务应该是非宗教性、中立的。”帕莱特市长说道,“我们对所有的学生都敞开大门,我们也不会强迫他们吃自己不想吃的食物,我们不会强迫任何穆斯林学生去吃猪肉。当一个学生因为宗教或其他原因而不能吃一道菜时,食堂工作人员会给这个孩子其他他可以吃的食物,比如开胃菜或者一些蔬菜,让他们不至于饿肚子。”帕莱特在《查理周刊》恐怖袭击发生后被晋升为了法国市长协会的副主席,他还说道:“关于猪肉的问题是有象征意义的,但是现在它所代表的已经不止这些了。”他认为政教分离将会成为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的关键因素,因为法国社会正在“寻找出路”以及“寻求将移民人口融入国家的办法。”

为了在2017年总统大选胜出,法国前总萨科齐把极右选民们拉入了自己的阵营,因此他打着政教分离的名义全力支持将“不吃猪肉”选项从校餐菜单中去除。“如果你希望你孩子的饮食习惯是根据信什么教而来的话,请让他们去私人教会学校。”他在法国电视节目上说道。但不幸的是,他所在的政党内部也正在分崩离析。拉奇达·达蒂(Rachida Dati原萨科齐内阁红人)是法国史上第一位担任政府要职的穆斯林女性,她在沙隆郊区长大。达蒂谴责该举“将会使法国产生一条巨大的鸿沟。”右翼议员弗朗索瓦·古吉吉(François Grosdidier)也给出了警告:“当你强迫孩子去吃违反他们教义的食物时,孩子是不会吃的。你这么做是在剥夺一个孩子的进食权利,仅仅是为了政治利益。”社会党成员法国教育部部长纳贾特·维刘德-贝勒克塞姆(Najat Vallaud-Belkacem)在四岁移民到法国前一直生活在摩洛哥乡下的一个穆斯林家庭,他公开抨击该举为“禁止某些学生进入餐厅的手段”。


拉奇达•达蒂 Photograph: Magali Delporte/Guardian
其实这已经不是猪肉第一次登上法国的政治舞台了。在2010年的时候,就有过争议关于极右组织试图在穆斯林们做礼拜的地方附近举行“猪肉配红酒”活动,不过该活动后来被当局禁止了。该活动也被戏称为“共和党品酒会”,极右组织在巴黎中心摆上装满(猪肉)香肠和红酒的桌子,大肆宣扬他们为了保卫政教分离原则反对洁肉的主张。

上个月古尔邦节(又称宰牲节,当天穆斯林们会宰牲献祭)期间,莫泽尔省艾昂格市市长(国民阵线党派成员)法比安·恩格尔曼(Fabien Engelmann)在Twitter上贴了一张自己抚摸一只山羊的照片。他称这只山羊是从古尔邦节上救下来的,会把它送去动物保护所。

对法国右翼政治家们来说,“肉”是可以大做政治文章的东西。在2012年总统大选萨科齐败阵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瓦索·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之前,他曾夸大其实鼓吹自己对于国家餐食伊斯兰化的恐惧。还强调了Le Pen(法国极右政治家国民阵线党创始人)引起的关于是否应该在一般的超市向普通群众出售洁肉的争论,Le Pen曾说巴黎地区所有的肉都是洁肉,此番错误的言论最后引起了该争论。

萨科齐试图分裂国家的政治手段可不止这一种,他最近说“根据政教分离原则”,大学学生不得穿戴穆斯林头巾,此言论再次在共和党内激起了一片骂声。2004年起,法国规定公立学校的女学生上学时不得戴面纱,但是最近多起女学生因穿黑色长裙而被禁止进入教室的案例已经激起了关于歧视各种争论。今年早些时候,沙勒维尔-梅济耶尔市一名15岁的女孩因穿黑色长裙而被两次禁止进入教室,校方给出的原因是“宗教因素太明显”,该事件也导致话题# JePorteMaJupeCommeJeVeux(我穿我喜欢的裙子我乐意)刷爆了网络。


法国前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全力支持去除“不吃猪肉”选项。
Photograph: Keystone USA-Zuma/Rex Features
根据CCIF恐伊斯兰教检查会统计,从2014年至今,最少有130名学生因穿得太具宗教性而被禁止进入教室(主要是黑色长裙)。CCIF的发言人亚西尔·露亚奇说:“这显示出了对穆斯林的病态针对,对于整个社会来说这并不是件好事。”在谈到“猪肉事件”时,他说:“这是右翼政治家为了在法国国民认同议题里占据舆论上风搞的把戏,我在法国出生长大,活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提供不同的餐食给不吃猪肉的穆斯林和犹太学生是有问题的。”

最后让我们再回到希利马札兰,从英国尼斯移民到这里的建筑工人安华·布希起(Anouar Briki)正发愁该怎么向他6岁和9岁的女儿说明该怎么应对校餐不再提供不含猪肉餐食。“我必须要解释清楚这一切而且还不能吓到她们。”他说,“在这之前,她们一直都是很普通地和朋友一起吃饭,但是现在,她们必须举起双手说:‘不,我们不能跟你们吃同样的东西了。’我们甚至不要求吃的必须是洁食,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只是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吃到猪肉以外的肉。”

为什么他觉得这些关于猪肉的种种争论是小题大做呢?“也许因为政治家们认为法国的民族认同问题与猪肉有关,但是与这个问题有关的多了去了可不止猪肉啊。再说了,据调查,法国人最爱的食物是“古斯古斯”(一种用杜兰小麦制成的外形有点儿类似小米的食物),所以,让我们不要再在食物上没事找事,产生隔阂好吗?”

涨见识5 涨水分0

** 文章讲述的内容可能你不赞同,不喜欢,但如果觉得观点新颖,内容独到,提高了你的知识面,帮你了解了你不懂的知识和知道了突发的新闻,这样的贴,希望能点涨见识,相反,到处转载,内容无聊,雷同,毫无建树,请点涨水分!

我要评论

提交评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登录以后马上发表。还没有账号?点击这里马上注册一个账号。

当前有2条评论

需要登录以后才能进行刚才的操作

  • 刚才的操作,需要登录以后才能继续,如果已经有账号,请点击登录,登录以后,会自动返回到当前页面进行刚才的操作。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