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在车臣战争中和伊斯兰势力的较量,“白袜子”和“黑寡妇”

世界的纷繁复杂远超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想象。虽然最近的一个世纪,意识形态的冲突似乎主导了我们的历史,但是一种对人类和平更大的威胁却从未消散,那就是宗教冲突。

美俄(苏)一方面在世界各地剑拔弩张,另一方面他们却都要面对着同样的一个敌人——伊斯兰极端宗教势力。从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的“911事件”到美国入侵阿富汗、打伊拉克,再到叙利亚内战和如今的伊斯兰国大混战。美俄和伊斯兰势力一直保持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态势。(现在的态势是:美国站在沙特为首的逊尼派一边,而俄罗斯则与伊朗为首的什叶派结盟)

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拉开了俄罗斯和伊斯兰极端势力又一次较量的序幕。相较于美国“文明传播者”的角色,俄罗斯与伊斯兰的较量则更像是一场生存权的较量,在一场场残酷的战斗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不信,我们就来翻翻两次车臣战争的旧账。

车臣战争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军对国内分离势力车臣共和国发动的两次大规模清剿行动,其惨烈程度可以说不输二十世纪的任何一次大规模战争。

在当时的车臣,除了青壮年男子外,伊斯兰分裂势力将老人、妇女和小孩都武装起来投入了战斗。俄军在全民皆兵的车臣吃尽了苦头,其中最让俄军头疼的便是被称为“白袜子”和“黑寡妇”的女人。


车臣街头的混乱场面


俄军坦克在城外开火

“白袜子”是俄军给车臣巷战中的女狙击手们起的外号。这些被称为“白袜子”的女汉子们大概分为两种作战的类型。一种假扮是逃难的难民或是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利用俄军的同情使他们放松警惕,迅速开枪然后迅速撤离,这类人以车臣本地的女人为主。(很像当年中越战争期间越南民兵对付解放军的办法。)

另一类就是在车臣作战的外国女雇佣军,据说其中不少人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射击运动员。她们射击精准,动作专业,被俄军称为“隐秘的死神”。(雇佣军是车臣战争中的一股重要力量,他们或为伊斯兰势力的国际志愿者,或为专业的“赏金猎人”。据统计: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就共总有2500多名雇佣军参与了战斗;第二次车臣战争中雇佣兵的数量更是成倍的增长。他们在车臣战斗中普遍可以拿到一千多美元一个月的工资。但是据一些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很多雇佣兵都被车臣当局骗了,因为他们用假美钞支付了工资。估计那些车臣人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花吧。)

“白袜子”们一般两三个人一组,交替掩护和射击,在房顶、窗户和一切隐蔽的地方向俄军射击。但是“战斗民族”也不是好惹的,俄罗斯电影《炼狱》比较写实的表现了俄军在格罗兹尼(车臣共和国首府)的遭遇。

故事讲的是俄军在市中心遭到伏击,一些士兵被雇佣军用各种方式残酷的杀害,特别是那些“白袜子”们,手段残忍,专门射击俄军士兵的裆部,让其痛苦而死。后来援军到达,俄军开始反击,以更加残忍的方式杀死了她们。在现实中,情况更加复杂。


电影《炼狱》中的两名“白袜子”的形象


现实中的一名“白袜子”

在现实中,情况则更加复杂。

根据一位俄罗斯军官说所说:一天清晨,“白袜子”打伤了两名俄军侦察兵,当其他俄军前去营救战友时,她们又打伤了3名战士和1名军官。到了晚上,俄军出动了精锐的伞兵部队,包围这座房子的伞兵经过激烈的战斗冲上了房顶,打死了多名女狙击手,活捉了一人。

经过审问之后得知,她原来是爱沙尼亚的一名射击运动员,因得不到报酬,生活无着落,就加入了车臣的雇佣军,而且她狙杀多名俄军的步枪也是一把经过改造的运动步枪。后来俄军准备把她送到莫兹多克受审,结果在途中一些俄军伤员把她从直升机上直接扔了下去。


车臣战争中的俄军狙击手

在另外的一次战斗中,俄军在被打死的武装分子中找到一名“白袜子”。从她的护照上发现,她竟然是俄罗斯族人,还是著名的罗斯托夫射击学校的教练。讽刺的是,“撂倒”她的正是在这个学校学习过的学生。

当然“白袜子”也不是都牺牲了,她们也会“潜伏”。俄罗斯反间谍组织抓获的一个“白袜子”就在俄海关工作,她是个乌克兰人,后来她承认曾有20多名俄军士兵死在她手下。她说当初到车臣是为了挣美元结婚用,但时间不长,她就爱上了车臣武装的一个小头目并嫁给了他。不久前她丈夫被打死,而她本人则被安排在车臣、达吉斯坦边境的海关工作。

当然,不管“白袜子”们武艺如何之高强,碰到普京这样强硬的领导人,她们就已经被判了死刑。因为俄军被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彻底消灭她们。借鉴了第一次战争的惨败,在第二次车臣战争时,俄军以特种作战对特种作战,出动了内务部的大量特种部队消灭车臣的狙击手,如果效果不佳,俄军也会选择出动轰炸机将这块区域整个从地图上抹掉。随着第二次车臣战争以俄军的全面胜利告终,“白袜子”们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阿尔法”特种部队曾在车臣大显身手,据说现在已进入了叙利亚

不过,一切并没有这么快就结束。“白袜子”刚退出,“黑寡妇”又登场。2000年6月的一天,一辆满载炸药的卡车冲进了俄军在车臣的一个军事基地,当场炸死两名俄军士兵,炸伤五人。当场死亡的卡车司机是个女人,名字叫哈瓦·巴拉耶娃。这是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个有名字的“黑寡妇”。巴拉耶娃在出发前像许多伊斯兰圣战者一样,录下她的宣言也是遗言。她号召车臣的男人们:“站起来!不要做女人,不要像女人一样呆在家里!拿起枪,像我一样去战斗!”


镜头前的一位“黑寡妇”

此后,恐怖事件逐渐从车臣蔓延到莫斯科,从莫斯科蔓延到俄罗斯全境。

2002年,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剧院八百多名观众与演员被50多个车臣武装分子劫持,俄罗斯特种部队进行了强攻,击毙了40人,但同时也造成了一百名人质的死亡。攻入剧院的俄特种部队发现,劫匪中大概有一半是女人!


文化宫剧院事件中参与劫持的“黑寡妇”


被击毙的“黑寡妇”

2003年12月9日一名“黑寡妇”准备袭击俄罗斯联邦杜马大楼,炸弹提前被引爆,炸死了在场的十多人。2004年8月两架俄罗斯民航客机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受到“黑寡妇”自杀式炸弹袭击而坠毁,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遭受袭击坠毁的一架民航客机

2004年9月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别斯兰人质事件,两名“黑寡妇”参与其中,这次事件共造成了334名平民死亡,其中有一半以上是儿童。2010年的莫斯科地铁爆炸案,据悉也是由这些“黑寡妇”来执行的。


别斯兰人质事件中等待进攻的俄军


参与莫斯科地铁爆炸案的一名“黑寡妇”,年仅17岁

那么,是什么力量让这些“黑寡妇”前赴后继的去送死呢?一般的说法是她们大多是那些在同俄罗斯军队战斗中死亡的车臣男子的遗孀或姐妹。一方面她们报仇心切,另一方面这些穆斯林妇女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绝对服从男人的旨意,伊斯兰极端势力把男子看做可“多次使用”的武器,而妇女无非是“一次性”工具,只能充当“自杀式炸弹”。

然而事实真是这样吗?恐怕不仅仅这么简单。现在越来越多的材料都指出:这些女人很大一部分不是自愿的,车臣的分离武装有很多的手段来操纵这些可怜的女性。

其中最常见的一种方式是,当一个武装分子死亡后,他的妻女等就会被迅速的抓起来,然后其他武装分子就会对她们不断的进行洗脑,宗教情绪、民族仇恨、个人恩怨,什么有效果就灌输什么。另外还有些妇女是因为丈夫死后,生活难以为继,靠借高利贷生活过日子,等到有一天还不起了,这些放高利贷的人背后的武装集团就强迫她去做人肉炸弹。如果实在没人,车臣的武装分子还会直接到各地去绑架,然后强迫她们训练。在这些过程中,武装分子还会对这些女子使用毒品和药物,使她们更加的“听话”。

 

“白袜子”和“黑寡妇”们虽然给俄罗斯的民众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是她们本身悲剧的命运也值得人们去关注。在如今动荡的伊斯兰世界中,女性实际上还是属于一个“沉默的大多数”群体,也许只有受到更多外界的关注,才会受到更少的伤害。

涨见识13 涨水分0

** 文章讲述的内容可能你不赞同,不喜欢,但如果觉得观点新颖,内容独到,提高了你的知识面,帮你了解了你不懂的知识和知道了突发的新闻,这样的贴,希望能点涨见识,相反,到处转载,内容无聊,雷同,毫无建树,请点涨水分!

我要评论

提交评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登录以后马上发表。还没有账号?点击这里马上注册一个账号。

当前有6条评论

需要登录以后才能进行刚才的操作

  • 刚才的操作,需要登录以后才能继续,如果已经有账号,请点击登录,登录以后,会自动返回到当前页面进行刚才的操作。如果还没有账号,请点击注册。